新世紀小說網 > 威龍霸天 > 第304章 牧青海的危機

第304章 牧青海的危機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牧青海兀自感慨時,忽然,一個紅色的身影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了!

        只見他全身都籠罩在那件血紅色的寬大斗篷之中,看不見他的頭發,他的臉,只露出一雙陰鶩的眸子,而他就像是鬼影一般的現身,令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出現的!

        眾多牧家族人剛剛還都震撼于牧青海的氣勢之中,可看到紅色身影忽然矗立在他們的視線之中時,一個個的內心充滿了莫名的緊張與恐懼,也都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!

        因為他的那件血紅色的斗破看起來實在是太滲人,太恐怖,渾身上下更是充滿濃郁的血腥之氣,就好像是一頭恐怖的吸血怪獸,令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林巖也感到心驚膽戰,因為以他的靈魂力和強大的神識,竟然多沒有發覺這個紅色身影是如何出現的,這令他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強烈的危機,同時也從紅色身影的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脅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濃烈的血腥之氣,此人絕對是一個極其恐怖狠辣角色,說不定又是一個噬血魔頭!

        甚至他能從紅色身影的身上發覺有一絲若有若無的熟悉感,因為他忽然想到了馗羅魔尊,馗羅魔尊也是依靠吞噬生靈的鮮血修煉的,而眼前這個紅色身影也讓他聯想到了這種修煉方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一刻,林巖已經高度戒備,心情更是緊張無比,因為他不知道這個紅色身影為何出現,也不知道此人接下來會做出什么慘絕人寰,無比恐怖的可怕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牧黛琳更是被那股血腥之氣嚇的花容失色,她緊緊的靠在林巖的身邊,嬌軀更是瑟瑟發抖。

        感受到她心中充滿恐懼,林巖輕輕摟住了她的肩膀,輕聲安慰道:不用害怕,有我在呢!

        嗯!感受到林巖的帶來的溫暖和保護,牧黛琳心中那股難以抑制的不安全感大大降低,也有了一個依靠。

        楊七和穆老也都神情凝重,眉頭緊鎖,內心更是忐忑不安的盯著紅色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牧青海是唯一表面上看起來比較鎮定的,他也必須保持冷靜,不能慌亂,因為他現在已經是牧家的族長了,不能在這個時候流露出任何恐懼,他要在所有族人面前樹立強大自信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當然,他的內心卻同樣緊張,他也不知道眼前這個恐怖的人物意欲何為,也擔心牧家會不會面臨生死浩劫,而他的大腦也在飛快的思考對方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所有人心中充滿恐懼,惶恐不安時,干瘦老者開口了,諸位牧家的兒郎,見到本座為何不拜?

        聲音低沉厚重,語氣卻充滿威嚴,不過卻不像是人用嘴說出來的,聲音之中夾雜著濃濃的暮鼓之音,也像一只巨大的鼓在人們心中敲擊一般!

        很多人已經不由得下跪,甚至五體投地的拜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牧青海卻沒有任何動作,只是冷冷的看著對方,語氣更是極為不滿,閣下究竟是何人,為何讓我牧家之人跪拜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,你們連本座是誰都不知道了么?干瘦老者不答反問,那雙眼眸更是射出攝人心魄的寒芒。

        牧青海頓時一愣,感到不明所以,其他人也都茫然不知所措,一個個看著干瘦老者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就連林巖他們也是莫名其妙的看著干瘦老者,并在思考對方那句話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他并沒有打算詢問牧黛琳,因為自這個紅色身影詭異的出現,牧黛琳就始終處于強烈的恐懼之中,而且與其他牧家人的反應一樣,明顯都不認識,也不知道此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很清楚,問了也是白問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,忽然有人發出驚呼:您您是太上長老大人!

        發聲的竟然是一直在人群之中沒有露面的牧慶,此時他已經戰戰兢兢地的走向了干瘦老者,并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之中,噗通一聲跪倒在地,高聲大呼,不肖子孫牧慶拜見太上長老!

        太上長老這四個字頓時令所有人無比震驚,也目瞪口呆,甚至還夾雜著難以置信的驚喜!

        什么,他就是傳說中的太上長老!他依舊還活著么?

        太上長老可是位真正的強者,不僅神通廣大,而且法力無邊,沒想到他老人家還健在,這真是牧家之幸啊!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有他老人家坐鎮,我牧家不用害怕任何人啊!

        此時此刻,這些牧家之人無不喜出望外,甚至欣喜若狂,以至于都完全忘卻了干瘦老者身上那股恐怖的血腥之氣,只意味著沉浸在夢想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隨即眾人齊聲高呼:拜見太上長老!祝太上長老仙福永享,壽與天齊!

        干瘦老者贊賞的看了看牧慶,又對眾人的表現和吹捧顯得非常滿意,然后用他那奇怪而詭異的聲音說道:大家請起!

        眾人卻依舊拜服不起,似乎徹底被干瘦老者所折服,心甘情愿的表達他們對太上長老的尊敬和愛戴,也似乎只有這樣才能抒發他們內心中爆發出來無限敬仰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牧青海卻沒有任何表示,只是神情凝重的盯著干瘦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剛才他也是大吃一驚,同時也知道家族之中的的確確有這么一位太上長老,但這位太上長老卻神龍見首不見尾,他是從來沒有見過,一時半會兒無法接受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時他又感受到對方身上隱隱透露出的恐怖氣息,加之對方的出現充滿神秘的詭異之感,使他很難將對方與太上長老聯系起來,也令他不得不始終保持高度的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太上長老將目光投向了牧青海,見到本座,你為何不拜?

        語氣不僅充滿威嚴的命令,還透露出一股隱晦的蠱惑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說你是太上長老,有何憑證?牧青海直言不諱的提出質疑,而且他感到對方的目光之中有股異樣的東西,十分的危險。

        放肆!太上長老大為震怒,渾身釋放出一股可怕的煞氣,你敢質疑本座,就是以下犯上,更是對牧家列祖列宗的褻凟,不可饒恕!

        那股煞氣夾雜著濃濃的血腥,一步一步直逼牧青海,就好像是從尸山血海之中走出的怪獸要吞噬牧青海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身上的氣息與我族的太上長老完全不符,你究竟是何人?竟膽敢冒充我族的太上長老!牧青海壓根就不相信,眼前之人竟然會是太上長老,這太不可思議了,也太不符合邏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他也做好了拼死一戰的準備,雖然對方來勢洶洶,且高深莫測,但他依舊不能束手待斃。

        氣氛異常緊張凝重,似乎隨時會掀起一股可怕的風暴,眾人也都連大氣不敢出,一個個緊張不安的看著牧青海與太上長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們不知道牧青海為何質疑太上長老,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最擔心,最恐懼的還是牧黛琳,她的心幾乎都要沖出嗓子眼了,渾身顫抖不已。就連林巖都惴惴不安的看著對峙的兩人,緊張的汗珠如豆子一般不斷從額頭流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太上長老的目光緊緊地盯著牧青海,不知為何忽然收斂了身上的可怕氣息,而且笑了,呵呵,年輕人很不錯,的確不愧是族長的合適人選!本座一直在暗中觀察你,你的表現非常好,冷靜,睿智,而且無私,完全符合理想的族長標準!

        這是什么情況?

        太上長老沒有發火,反而大加夸贊了牧青海!

        頓時,眾人不僅松了口氣,也感到極為不解,甚至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    牧青海更是十分詫異,但心中的警惕卻絲毫不敢放松,閣下,你還未回答我的疑問呢!

        本座不屑回答,你只需要知道,本座就是太上長老,而且對你十分認可,相信你能夠成為一個優秀的族長。太上長老語氣很冷,但聽起來卻并無敵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牧慶來到了牧青海的身旁,出言勸解:族長大人,他的確就是太上長老,我在多年之前曾經在武閣之中見過,并且得到了太上長老的點撥。

        武閣?我怎么從未聽說太上長老在武閣之中,而且我也從未在那里見過太上長老本人?牧青海不可思議的質問牧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是現在的武閣,而是那片密林深處的閣樓,也就是兩百多年前的老武閣!牧慶馬上做出解釋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說什么?牧青海又是一愣,眼中也充滿了震驚,那里早就成為了禁地,而且周圍的那片密林也禁制任何族人進入,相傳那里有可怕的禁制,任何進入之人都是有去無回,而你是如何活著回來的?

        這牧慶有點遲疑,還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太上長老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本座將他帶入那里的!太上長老這時開口了,那也是二十多年前了,當時本座正在研究一門武技,忽然發覺有人闖入那片密林,就出去看了看,發現他根骨不錯,天賦也不弱,就將他帶入武閣之中后來也是本座將他安然送出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他卻省略了中間的某些細節,而且也用眼光示意牧慶不可亂說。

        牧慶心頭一緊,馬上低頭不敢再多言,生怕會說錯一個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感覺這個太上長老有問題!穆老對林巖低聲輕語。

        我也有同感。楊七也時刻表達了觀點。

        林巖也始終不敢掉以輕心,時刻留意著太上長老,我聽牧伯父提到過這么一位太上長老,但我總感覺,此人絕非善類,無論他是否真為太上長老,我們都要小心謹慎,也盡量不要與之接觸。

        隨后還不忘提醒身邊三人:此人的身上無時無刻不透露出詭異和危險,與這種人打交道,不知道會發生什么,尤其是黛琳,最好躲的遠遠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們明白!三人都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雖然牧慶證明的對方的確就是太上長老,但牧青海依舊不敢放松,甚至感到越來越不對勁,似乎有很多不為人知的隱情,令他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這是以后的事情,眼下還是盡量不要與太上長老鬧僵,而且對方的話語也沒有明顯的敵意,于是放下了身段,沖著對方躬身行了一禮,牧青海拜見太上長老!

        太上長老的眼中終于閃過了一抹不易察覺的詭異笑意,然后沖著周圍說道:現在所有人都散了吧,沒事了!

        等周圍的那些牧家族人開始三三兩兩的向外走去,他又對牧青海吩咐道:你隨本座來!

        牧青海心中一驚,臉色有點緊張,不知太上長老有何吩咐?

        是去個地方,本座有東西要交給你!蠱惑之意更加明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不知是何物?牧青海顯然還對對方十分警惕,如果可以,等過幾天再去也不遲,因為家族還有大量重要的事情需要青海親自處理,尤其是涉及眾多族人的生計大事,青海暫時脫不開身!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不能斷然拒絕,但也不能現在就任人擺布,必須找最合理的借口推辭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很重要的東西,不得耽誤,否則你這個族長就別當了!看到牧青海絲毫不受自己的蠱惑,太上長老的語氣忽然異常冷硬,不容置疑,而且釋放出一股威壓直逼牧青海。

        牧青海心中一緊,連忙對抗這股威壓,并表達不滿:太上長老,你這是為何?

        你不會不明白吧!而你敢公然違抗本座,這對得起牧家的列祖列宗么?太上長老加大了威壓,同時也用列祖列宗壓迫牧青海,甚至有隨時出手的跡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氣氛高度緊張,沖突大有一觸即發之時,林巖忽然站了出來,不卑不亢的笑了笑,前輩,您老雖貴為牧家的太上長老,但也是牧家的一員,而牧家如今眾多族人無家可歸,您老怎么能忍心他們繼續身處水深火熱和饑寒交迫之中呢,牧伯父身為族長,在這最緊要的關頭他必須領導牧家重建,這樣才能真正對得起牧家的列祖列宗啊!

        他這話真是動之以理,曉之以情,而且有理有據,令人無法辯駁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子,你是何人?太上長老被林巖說的一愣,一時之間也不好反駁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個外人,無名小卒而已,剛才小子之言不會惹您老不愉快吧,相信您老也不忍心眾多子孫繼續忍饑挨餓無家可歸!林巖繼續擠兌太上長老,他也是趁著還有一些牧家之人沒有離開,有意無意的煽動他們的情緒,這樣會令太上長老有所顧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也必須借助那些牧家人的輿論,對太上長老施壓,太上長老,不信您老可以親自問一問這些牧家的族人,是您老的任務重要,還是家族重建重要?

        客觀的說,他也是在玩火,因為這會令他冒很大的風險,萬一太上長老被林巖所激怒,誰都不知道這個老家伙會做出什么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林巖此刻也必須幫牧青海說話,因為他已經隱隱感覺到這位太上長老有可能會對牧青海不利,雖然不知道具體會發生什么情況,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牧青海身陷險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僅是林巖有這種感覺,牧青海自己也有,就連牧黛琳都替父親捏了一把汗,生怕這位恐怖的太上長老會將她的父親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事實也正如他們所擔心的那樣,這位神秘而恐怖的太上長老早就打算對牧青海下手了!

  http://www.ftwjop.live/book/18494/27027503.html

 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www.ftwjop.live。新世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2100xs.com
魔法糖果电子游戏